ᙏ̤̫




树在。山在。大地在。岁月在。我在。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?

【喻王】道是岁月长(上篇)

      

  笔刚刚触碰到宣纸,他只是一瞬间的晃神,墨便迅速在纸张上晕染开来。右手那条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在慢慢流着血,“再这样下去真的是写血书了。”他自嘲道,而四下里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包扎的东西,只好索性撕下白衣上的一截布料给简单处理了一下,又继续动笔。

.


.
*道是岁月长
*和羽桑老师激情唠嗑的产物,想了想还是先发出来。


.
 “文州,这飞鸽所送的信好像是给你的!”黄少天拿着信大喊,生怕他这师兄看书又入了迷不听不闻红尘事。黄少天拐到庭院,一眼便瞧见那一袭蓝衣的青年。不过这回倒是没在看书,反倒是少有的在树下舞着那把传世佩剑。喻文州出自文人墨客大家,怎料最后进不偏不倚入了蓝雨宗门当了弟子。此刻喻文州站在盛放的桃树下,风动花落,他轻轻一转身,剑凭空向上一挑,迅速在空中转了几圈,又稳稳当当落回手中,另一手不徐不疾接住那空中的花瓣。

.

  定睛一看,粉色花瓣上面出现了个楷书的“木”字。这不是单纯的绣花功夫,而是需要极高的定力和握力还有一定的修为,少一分字就到不了力度,多一分就会让花瓣裂开。

.

  他这宗门大弟子的名头也不是浪得虚名。

.

  “何事?”他收了剑,慢慢向黄少天走来。后者难得呆了片刻,马上恢复常样。“不容易啊师兄,还舍得把剑拿出来……”他对上喻文州微微皱起的眉头立刻噤了声。得,又忘了不能随便提这剑了,黄少天在心里扇自己嘴巴,把手中的信递给他。

.

  “谢谢…?”

.
  文州亲启。



.
  仅仅几个字就写得肆意潇洒极其漂亮,而只有他,才能把前两个字写出一种对着有情人呼唤的感觉。闭上眼都能想象出那人一本正经在伏案书写的模样,这股子不管对什么都很认真的劲是也是吸引他的一点。



.

  黄少天瞅见喻文州细微的表情变化,“有情人?”他只是一句调侃没想着有回应,却见喻文州把信收进衣袖,向里面走去。


.

  “算是吧。”


.
  轻飘飘一句,又是重重一个响雷。

.
  他跟信中这位的交情可谓不浅。不像街边茶馆说书人口里一场风花雪月的相遇,也不是惊鸿一瞥的钟情,更不是刻意安排的情缘。以至于他后来被问及谁主动的也是侃侃而谈,“他先追……我的。”喻文州说这话时波澜不惊,还刻意拉长了那个追字,停顿了一下朝人比了个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的口型,然后笑盈盈接下对面一记眼刀。

.
  “我没说错啊,你先追,杀我的嘛。”


.
  “杰希。”


.
  王杰希曾坦言自己后悔那天接了这个不明来历身份的人悬赏的任务,只因为太过新奇,才勾得这位千金难求的杀手去一探究竟。悬赏那人不为别的,只想求一人能去打晕蓝雨现任宗主然后留个画作在其脸上。常人一听都道这发布告的人什么怪毛病,谁给惯的。却得王杰希好奇,接了布告,这人只留了个地址,事若成了他定会知道,而报酬任点。



.
  蓝雨宗门位于试剑山的半山腰上,常年隐于山间云雾中,传言道该宗门有一把举世无双的佩剑和独传本宗弟子的化形秘籍。化形,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化作任意形态,但蓝雨这家可不一般,他们化形不同于江湖上那通俗说法的隐身术,而是异兽。也因此被打入异教派别,但仍阻挡不了源源不断想来见个明白的人,但许多都因雾气过浓而失去方向硬生生败在了第一步。





.
  王杰希站在试剑山山脚,戴好了不离身的黑色面纱,而后将兜帽拉下来,只留得一双棕色的眼睛露在外面。他往身后的小斜坡一借力,轻轻一跃便消失在了山林里。




.
  耳畔只留下风声。




.
  王杰希这人天生方向感好得惊人,即使被致盲也能在十分之九的几率下用飞镖准确无误命中目标。长时间的练习带给他现在无尽的成长和积累,一袭黑衣就这样渐行渐远与山川融为一体。中途碰到几个胆大不要命的小山贼,挥刀直接向人砍来,在王杰希出言劝阻无果下丧命在他腰包中的毒针上。



.
  越靠近半山腰,景色也开始渐渐发生改变,原本眼前青翠的山林被大片的桃树所取代,并非毫无规律地生长,而是被可以安排在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草中间,围成了一个圈。王杰希发觉这一点之后失笑,还不如改名叫桃花宗算了吧。




.
  原本急行的脚步突然停下,他在原地倏地一转身,竟然换了一身打扮。一袭青衣长衫,长发披肩,有几缕不安分的发丝被束带扎起,显得英气而又不失优雅,手中的古琴纹理分明,绣花繁琐,一眼便知价值不菲。

 

. 蓝雨宗大门口今天巡逻的小孩似乎有些没睡好,站着在那里摇头晃脑,等到王杰希走近出声才惊觉。要说好看的人他也见过不少,远的不说,自家的两位师兄的容貌便可以力压群雄,但眼前这位的模样却又是另一番韵味。来着眉眼低垂显得温和,棕色的瞳孔让人莫名感到无比心安,手指轻抚古琴,指节修长而苍白,让人忍不住去想那被精细打磨过后的白玉。


.
  “小师傅,你在听吗?”眼前的男人温温和和开口,这小孩才回过神来。“好的好的,是说品酒会的邀请对吗?请您跟我来。”

.
  总所周知,尽管被打入异教宗门,但蓝雨宗门这一年一度的品酒会却是久负盛名。试剑山的地理条件得天独地之佳,天然的作物再加上泉水,所酿的酒足以让那些嗜酒爱酒之人流连忘返。而这一年一度的盛会必不可少的就是宴席上奏响的一曲,也亏得蓝雨宗主这一独特的爱好,也挽救了不少独有一身才能却无处施展的爱乐之人。


.
  而谈到音乐,就不得不说王杰希的琴技,这人是刺客不假,但琴技也炉火纯青,都得于少时的好学和对此的喜爱。微微一抬手,乐声传出来时,坐在不远处的喻文州轻轻挑眉,不仅仅为这人的乐曲,更为这人的琴技而惊讶。喻文州年少时有微微拜读过类似的书籍,他所弹这一曲属广陵散中的酒狂,正对的上今天的主题,抚手弹奏间,让人不禁仔仔细细去品这其中万千,而只缺手中一壶好酒得以作陪。这没有对曲子的了解和深入灵魂的奏鸣,是无法达到这种程度。那本就好看的手再配上这琴,让人压根移不开眼睛。



.
  一曲终了,先是满座沉寂,喻文州带头鼓起了掌,于是后得爆发满堂喝彩。王杰希微微欠身作礼后退到一旁,却不小心撞上了后面突然站着的一人。他回头正欲向对方道歉,没想到正对上一双如墨般的眸子。来着一袭长衫,腰间挂着个小小的水滴形玉佩,不急不慢一挥手展开扇子。




.
  “不知在下可否有幸请您小酌一杯。”

  
         Tbc
  
(我杀手机排版。吐血
  

  
  

  

  
  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天青江月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